往事’堪’回首 妙妙

by

雙親那超過半個世紀、相扶持的生活歷程,其中甜酸苦乐事不計其數,我無法一一描述。僅以此拙文獻給相依為伴六十年的雙親,聊表我們一家人對他們養育的感激,並獻上我們深切的祝福,祝他們健康、快樂!

父親十二歲隻身飄洋過海、飽受暈船之苦來到南洋,學習修理鐘錶,幫忙哥哥做生意。像父親這樣的’水客’、未到新加坡本島前,需要到聖約翰島住三天,沖硫磺水消毒。媽媽則是在父母的安排下,在中國家鄉嫁過男家一年後,乘著大貨船,到新加坡與父親會合,一起把家園建設起來。

父親艱苦的學徒生涯,鍛練成他刻苦耐勞的品格,成就了他在一九五三年創辦的巧工鐘錶行。許多人都因他的‘誠信第一’、老實的生意手法而成了‘巧工’的長期顧客。父親告訴我修理鐘錶時要全神貫注,頭腦要靈活,對於患上‘怪病’的鐘錶,更需要用心思去找出’病’源。

當顧客對修理好的鐘錶露出滿意的笑容,那是他開心的事。而碰到不講理的顧客時,他的‘忍’功則要受到考驗了,通常他會冷靜的、等顧客發泄了怒氣後,再向他解釋情由。從小目睹這些‘百忍成金’的情景,更能體會父親賺‘血汗錢’的艱辛。

父親主外,母親主內。家境開始時貧寒,母親懷孕時,需要到山上去拾木材、砍木材,晾乾後以備生產及坐月時用。她一共生育了我們七個兄弟姐妹。她是典型的客家婦女,做事勤快,不怕辛苦,煮得一手美味可口的客家菜;膽大的她也像中國客家婦女一样,敢爬高;舊店屋逢雨漏水處,她就用’黑油布’補上;站在屋頂瓦片上,毫無懼色,我們作子女的反要為她捏一把冷汗。

年幼時,我與哥哥們,往往會在附近的半山芭蹓踏、忘了吃飯時間;母親總會在後門’望穿秋水’,喊著我們回家用餐。有時我們真是太不聽話了,她便忍起心腸讓我們’吃籐條’,我們痛在皮肉上,她可是痛在心裡啊!

父親深信教育的重要性。他費盡心思,尽他最大的能力,讓我們七個兄弟姐妹完成自己可以達成的教育水平。

五、六十年代,其他籍貫的幫派影響力大,父親為了替客家人出一份力,積極參與了客属工會的社區活動。一直到退休後,也依然儘量出席大小的活動。

母親為了整個家忙了大半輩子,在一九九三年加入了客属樂齡歌唱班,認識了好多的朋友,也開括了自己的歌唱才華,并參與了理事的工作。

父母親在創業及生意發展上,都曾遇到拔力相助的朋友,他們衷心感激這些貴人;給我們的身教就是要飲水思源,廣結善緣,老老實實過日子。

父母親的退休生活因為有了客属工會的活動,變得更有生氣及充實了。

在此,祝客属工會的隊伍日益狀大,為有緣人提供更多、更好的社區服務和活動。

也要感恩我們的雙親這麼多年來、為子我們女所做的一切,我們無法回報,唯有永銘心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