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—摘录自 ‘当囚徒遇见佛陀’

by

 作者图丹. 却准 (Ven Thubten Chodron)
译者雷叔云

 [作者] 史考特. 达涅 (Scott Darnell) 现在伊利诺州服刑,终身监禁。他在狱中研读佛法,并从事佛教徒修行、服务受刑人等相关议题的写作。

 我第一次诵读伟大的《心经》,被它的内涵弄得又爱又怕。想不到我不过是一组五蕴罢了,〔译注一〕我从前到现在为五蕴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根据虚构的「我」所产生的制约反应,我的脊椎骨不由得一路凉下去。

 

然而,正如我说,它也吸引着我。你可能想不通为什么「空」才可能转变生命。往往,西方人眼中的「空」是丧失价值或本体,因此要绝对避免。相反地,佛法视其具有积极与消极两种向度,都值得肯定。

 

如果从摧毁个人所认识的现实方面,「空」的碓是消极的,它抹去我们对自己与周遭世界的假设;但它也有积极的意涵,它向我们显示,实相远比我们窄浅的眼光所见的更加壮阔,每一刹那都是无限。

 

就看我们怎样「空」了。空让我们不再逃避、不再攫取,也不再生活於自以是的虚构想像中,或是最后只会带来傲慢、自私、愤怒、嫉妒及其他日常生活中的庸人自扰。「空」让我们经验周遭人事物时,不必因评断分别而生起自我防御。

 

想一想,我们在恐惧什么?我们在保护什么?我们恐惧自我的绝灭。但如果我们只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五蕴的组合,那么每一流逝的刹那都是绝灭的,旧的五蕴灭去,在另一时空又产生了新的五蕴组合的生命体,涵藏着旧五蕴的影响。不幸地,对每个新的五蕴组合,我们还拼死拖著那个一向跟我们同在、装满自我爱的行李。我们坚信那老行李还跟我们在一起。

 

我们听见鸟儿在窗外唱著美妙的旋律,我们笑了,感受到短暂的安静与放松。当我们回忆过往时光,或许是一次公园野餐,或许是母亲对打盹的孩子唱催眠曲的记忆,忧虑溜走了。在这当儿,楼下牢房突然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,美妙的记忆被打断了,你忽然惊醒,发现四周不过是萧瑟的灰墙。我们笑不出来了,在愤怒和沮丧中,只想皱眉、握紧拳头。

 

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刹那到下一刹那的心念?鸟鸣的曲调跟冲水一样,都是刺激耳部的振波,脑部皱摺发射的电波也都没两样,它无意使我们恼怒、哀伤或愉悦。那么,为什么我们心念变了?为什么我们觉得鸟呜好、抽水马桶不好?

 

原来一切与外来的现象无关,全与那件李有关。行李今我们的内心起了冲动甚至强迫性反应,让我们肯定有「我」,即使所有暗示都指向我们根本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,我们仍然一意孤行。

 

在世俗感官世界中,「存在」意味我们必须生存,我们必须学会什么是愉快什么是不愉快。婴孩饿了就哭,本来就靠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的作用,不然的话,婴儿也许就没得吃了,过程似乎再自然不过了。

 

然而,不知从那一刻开始,我们开始扭曲这个自然和健康的过程,只为了让那个叫做「我」的妄想延续下去,人的品质失去了生命力,总是执著於无谓的过去,到头来我们还误以为是外界的事物使我们快乐、哀伤或恼怒呢。

 

自我根本不存在,难道这还不够清楚吗?如果不是内在没有可以抓住的真实自我,我们为什么还要向外投射?过去的禅宗大师一定了解这个,因此重视禅坐;还有什么比这样更能发现「我」的虚妄?

 

我认为当我们开始体会「空」时,我们会感受到更大的责任感。我们就会把自己的思想、感觉、行动上的过错,留在自己家门内,而不去责备我们周遭的每一件事与每一个人,我气得皱眉握拳并不是抽水马桶的错,而是我自己的错;如果我不喜欢它,我就得去改变造成它的因缘条件。我们一旦放弃热情捍卫的「我」的形象,一旦放弃想控世界的虚妄感觉,世界便开始飞速地改变。

 

禅宗大师永平道元在《普劝坐禅仪》中告诉我们:「道原是圆满而且周遍的。」〔译注二〕然而他继续警告我们说,即使有一点点的爱恶升起,心就会迷失在混乱中,为什么?因为我们的爱恶只是虚妄分别,以根本不存在的自我为中心,而那自我无非只是层层叠叠的念头。

 

层层叠叠的念头没有其他用处,只能把我们从众生共享的和谐分离出来,把我们隔绝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,只爱自己以及令自己愉快的人事物。

 

如果我们把自己和他人看成是对立二元,是不能成就慈悲心的。佛教徒的首要誓愿是:众生无边誓愿度,〔译注三〕意义是,自度度人不可能独力完成,需要团队的努力,需要我们每个人空掉自己,超越自我的空想与记挂,拥抱《心经》所说的「空」那种身心和谐状态。

 

投降、丢下行李、让自己空掉,最终可以消除我们创造出来的自我形象所带来的痛苦。一旦空了,世界就有空间流动,我们可以体验所有真实的美妙。「圆满而且周遍」,道元禅师如是说,现在或许是采信他的话开始去做的时刻了。

 

〔译注一〕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开宗明义:「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」蕴,梵语Skandha,意为聚集,五蕴即色蕴〔物质〕、受蕴〔领受境界而起的情绪作用〕、想蕴〔认识作用〕、行蕴〔意志作用〕、识蕴〔内心的统觉作用〕五者的总名。色是物质现象,受、想、行、识是精神作用,五者就是身心活动的总和,我们所谓的「我」、「我的」,都离不开五蕴,不外乎物质精神而已。

 

〔译注二〕语出道元禅师《普劝坐禅仪》:「原夫道本圆通。」

 

〔译注三〕四弘誓愿的内容是:「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,法门无边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。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