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心事 – 郭彬郁

by

星洲日報/快樂星期天‧報導:張佩莉 ‧2009.06.21 

 是三個孩子的父親。2001年,我跟太太結婚的第17年,生命有了一些化,那年我被診斷患上腎臟癌。

剛開始發現自己尿出像葡萄汁般的深紫血尿,我一向工作很忙碌,對切身問題都不太注意,也沒甚麼醫學常識,只到驗血中心去做檢驗,沒有積極的去瞭解問題,也沒有即刻去找醫生檢查。

後來血尿的次數變頻密,開始覺得恐慌,不知道身體裡面到底有了甚麼樣的變化,就像進入一個完全黑暗的區域,四週都是目光,但你看不到他們。

所以太太陪我去做超音波檢驗,醫生說左腎上有些陰影,需要再做進一步檢查。留院觀察期間,血尿越來越嚴重,有一次尿液還如紅豆沙般混濁黯紅,醫生說要繼續觀察,我覺得身體好像也沒有異狀,就決定出院。

出院後剛好碰上國慶假期,太太跟小孩說,“爸爸出院了,我們去幫爸爸慶祝一下”。還記得當時小孩還小,我帶著他們到雙峰塔的公園去,心裡頭完全沒有任何憂慮和擔心。

國慶後的某個晚上,血尿情況開始惡化。一般都是早上才出現血尿,當晚小解的時候,竟也發現血尿,我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但也沒有立即入院,想待隔天再檢查,沒想到隔天早上,尿液完全無法排出,我用力擠,擠出一層薄薄的膜,再擠,是一滴鮮血。

我開始害怕了。

於是打電話給朋友,他說,你趕快到醫院去吧。到了醫院,我開始腿軟,全身無力。我想住院,院方不允許,因為沒有腎臟科醫師的證明,我只好跟院方討價還價,幸好有個醫生來調解,醫生決定要我立即住院,也建議我立即做電腦斷層掃描,當時我已經六神無主了,太太也慌了,朋友趕來看我,我只跟大家說,“你們決定吧”,當下的我,只覺得很疲憊。

因為尿液無法排出,醫生在下體插管通尿,通出來全部是血塊跟血漿,很嚇人。掃描後發現左腎上有兩吋大的腫瘤,醫生不確定是不是癌症,但他說有八成機會是。太太聽了這個消息,差點崩潰。

當時我是一家之主,也是經濟支柱,小孩又還小,這個打擊太大了,我被送進病房的那一刻,情緒全然崩潰。我48歲的人生,從來沒有面對過如此巨大的挫折,無奈、恐懼、焦慮一湧而來,眼淚止不住的一直流。

醫院中有個醫生是同校的校友,他建議我動手術,我沒跟太太商量,就簽字了。手術後留院幾天,這期間小孩都要上學,我雖然希望他們來看我,但不會特別要求他們來探望爸爸。小孩年紀還小,還沒經歷過苦難和波折,人生閱歷還不夠,不知道甚麼是死亡,只有小兒子跟我說,“不希望爸爸老去,也不希望父親死掉”。

手術前後我完全沒想過死亡,那時的恐慌是來自未知,只是反覆在想,究竟未來會如何呢?我能夠過這一關嗎?

現在回想起來,其實自己真的很樂觀,當時也不覺得進去醫院就出不來了,只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挫折,住院期間還一心惦掛著工作,有人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接兩單工程,我還跟他說,你可以等我嗎?待我出院再談。

生命一定會有波折,挫折也難免,我的人生不算一帆風順,所以這次生病也不會一蹶不振。我們一家都是活潑開朗個性,患病初期我把血尿裝在罐子裡,拿給小孩看,他們只是覺得很噁心,也不覺得是甚麼嚴重的事情。手術後我給他們看傷口,他們露出噁心厭惡的表情,笑著走開,我小兒子也只是好奇的問我,“爸爸,你少了一個腎,走路會不會歪一邊啊?”

父親,不是容易的角色

“父親,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的角色。

三個小孩都有自己的個性,第一個小孩當然比較幸福,父母給得比較多,因為是第一次當父親,所以用很多教育理論來教導她;第二個小孩出世,因為有了經驗,就比較鬆懈,難免忽略了他;到了第3個小孩,因為想彌補之前的不足,所以又比較緊張和關心了。

想當一個一視同仁的父親很不簡單,小孩在成長,父親也在成長,所以,這個三角關係真的不容易處理。

兒個性烈,她的感情事我不插手,因為感情是很主觀的事,我希望給她自由,對此,她也會埋怨,說我沒有給她意見。

患病前,我要老二去參加短期出家,冀望他的成長有不一樣的體驗。有朋友說,這個年紀出家,他以後對物慾對俗世沒有追求,對生活會不會少了動力?現在回想起來,這個決定究竟對不對,還真是一個問號。

老三個性很黏人,所以我跟太太商量後,把他送到獨中,想讓他學習獨立。心裡頭很不捨得,但還是硬著心腸給他去,唸了一年,他華文沒辦法應付,又讓他轉回國中。

親子教育的理論當然很多,但實踐起來不容易。為人父者,當然希望可以把很多訊息傳給小孩,他們可以接收多少,又是一個問題。小時候我讓他們唸三字經,也讓他們唸華校,但大環境是英語和國語為主,所以他們比較洋化一些。我拿通書跟他們講做人的道理,但小孩沒有人生歷練,很難去領悟通書的內涵。

生了這場大病後,我開始注重健康,也企圖灌輸小孩正確的健康觀念,但生病的畢竟是父親,不是他們自己,有時候一些垃圾食物和速食的誘惑也很大,小孩很難把持得住。

患病後我開始練郭林氣功,發生了不少趣事。我在家練功,老二他一大早起身,看到父親走路左右搖擺,他以為我發神經,來拉我,我不能講話,就用手甩開他。我帶小兒子到公園練功,當我閉上眼睛鬆靜站立(預備功)的時候,他就在我面前扮鬼臉,不然就跑到我面前大喊:“SUPER氣功”,讓我又好氣又好笑。

孩子越大越不容易處理,雖然是一家人,但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。當孩子還是個嬰兒的時候,任由父母擺佈,你只需滿足他們的生理需求,當他開始移動的時候,你就擔心他會受傷,當他越來越大,問題就越來越難。

他有他新接觸的世界和想法,我有我的人生經驗和過去。他們的時間在醞釀著,我的時間已經走了這麼多,兩個不同的時間碰在一起,他覺得你有權威性,潛意識想要挑戰你,當一個父親意識到這點,你要給他挫折、讓他學會獨立,還是把你的人生經驗給他,讓他走得更順利?

這是很困擾的拿捏,就算再樂觀,也會覺得無奈。

你必須要接受,孩子看的電視節目,你沒有時間看;他接觸的新資訊,你沒有接觸過。

以前我們騎腳車,現在是以車代步;以前我們的玩意是自然的、鄉土的,現在是科技的:PS2、電腦遊戲、線上遊戲、咖;以前我們門戶不關,進出自由,現在治安不好,打搶、拐帶,女兒又怕人家騙,甚麼色情氾濫、性自由等--這麼一大堆,你要如何以個人的力量,去對抗這麼龐大的新環境?

你最多只能叫他看報紙,要他注意和小心,回到他自己,他必須要承擔自己的人生,他要獨立,你就看著他獨立,你只能從旁勸告。

我以前對小孩很約束,後來慢慢放鬆了。人家說養兒防老,其實也未必,你留太多東西給他,又怕他太依賴,面對孩子的各種狀況,做父母的,心靈上要不斷的調適和拿捏。

孩子年紀越大,我的調適就越多。

當他能有自己的主見,又有能力掌握自己想走的路,我的心就會安定下來。

父親給女兒的信

“我的女兒很感性,她目前在國唸書。一個22歲的女生,覺得自己和社會格格不入,開始失去對生活的動力,於是我給她寫了一封信,希望讓她走出低潮。信裡頭我把自己各階段的人生像寫自傳一樣列下來,讓她參考。她還年輕,未來還有很多的路要走,我希望孩子們未來會有家庭、有小孩、有孫子,過一個圓滿的人生。”

親愛的Jolin:

爸爸最近留意到,你有很多負面的想法,我想跟你說--人生不是平順的旅程,人生充滿了高低起伏的挑戰。朋友來來去去,要找一個知己不容易。順應生命的旅程吧,所謂理想只是一個指標,不要太為難自己、也別把自己推到懸崖。如果我們對自己、對別人、對未來,有著太高的期望和預設,我們必須有心理準備,去接受事情不如預期般完美,必須學會承受失敗的衝擊。

想想那些歡樂的日子吧,那些你跟家人、朋友、同學等共渡的歲月、你初抵美國時的日子,想想那時,當同伴們經歷低潮向你求助時,你如何陪伴他們,你因此變得更堅強了。你有很多朋很多朋友,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還多。

爸爸把以前經歷過的挑戰和挫折列下來,給你參考,其中有很多歡樂和成就我就不列了,因為我想讓你知道,挑戰和挫折會讓我們的人生更堅強,希望這些參考,讓你的生命有所啟發。

愛你的,
爸爸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